美国如何发了阿富汗的国难财?

时间: 2021-09-10

  美国如何发了阿富汗的国难财?

  跟着美军8月31日全体飞离阿富汗,这场耗时最长以失败停止的战争,美国须要去如何反思?美国政府的阿富汗重建特殊监察组(SIGAR)在历年的审计中,发明了至少190亿美元的挥霍,然而这只是美国在阿富汗烧掉的数万亿美元中,微不足道的小钱。历史在重复警世着:“窃国者侯,窃钩者诛”。可能被SIGAR搬到台面上来讲的,阿富汗战争贪腐者,大多是些小苍蝇罢了。真正的大老虎们,不仅英气大手笔,还能名正言顺地将美国征税人的钱据为己有。今天咱们就来追随美国的舆情,扒一扒这些苍蝇和老虎们,是如何应用阿富汗战争盈利,大发国难财的。

  泼出去的水照样能收回来

  2021年8月16日,正值阿富汗政府军在塔利班的政治攻势下,分崩离析之时,美国有名的国际关系杂志《外交政策》,刊发了一篇由乔治敦大学安全研究项目,助理传授克里斯丁·菲尔撰写的文章《巴基斯坦和美国背离了阿富汗人民》。作为一份在美国和国际外交范畴,存在重要影响力的刊物,《外交政策》时常能刊登,美国政府官员和外交实践界“顶流”人士的文章。而乔治敦大学更是美国国际关联领域最重要的研究机构之一,不少政客将此作为长期养老或者中场休息的场合。在美国培植的阿富汗政府彻底崩溃之际,乔治敦大学国际关系学教学,发表一篇当面批评美国政府阿富汗政策的文章,天然值得关注一番。

  《外交政策》发表的文章,仍是从美国国度好处角度动身,戴有色眼镜剖析阿富汗局面,其核心观点为美国政府疏忽巴基斯坦政府对塔利班的鼎力支撑,导致塔利班做大并构成今天的局势。不过,为了证实美国政府无视阿富汗当地的情形,整出一系列昏招,作者列举出了良多证据,这其中不乏令人吃惊的槽点。比方文章指出,美国政府在阿富汗的投资,80%到90%的钱又回流到了美国。以国防承包商为代表的私家企业和华盛顿的政客,将绝大局部的援阿经费收入囊中。即使是那些留在阿富汗的钱,也多被阿富汗政府和当地美国承包商非法截留,并不多少真正留给阿富汗国民。

  审计讲演公开政府资金被私吞

  7月30日,SIGAR宣布的美国国会季度报告是美军全面撤退阿富汗前最后一份季报,但这份季报中的“瓜”一点都不少。呈文列举了众多美方职员的刑事案件:一名美国政府承包商通过竞标作假,拿到美国国际开发署赞助的阿富汗国家电力建设名目;美国国民警卫队一名负责后勤的士官,以坎大哈驻军公务使用的名义,订购了大量电脑和家具,并运回到自己在田纳西的家中;一家为阿富汗美军供给空运服务的承包商,使用年久失修的直升机,违反了承包合同,被迫向美国政府缴纳1108万美元的庭外和解费;还有一名美国承包商,利用职务之便,伙同别人从坎大哈机场偷走了发电机和汽车等装备,被判入狱51个月等等。

  SIGAR在这份季报中表现,因为该部门不懈地考察美国援助阿富汗款项的违规使用乱象,至今为止总共辅助美国政府追回了超过16亿美元。不过这16亿美元,恐怕并不会包含那些,违背阿富汗当地法律的部门。好比根据2010年《纽约时报》的报道,两家挂在统一美国国民名下,负责美军基地保护的承包商,没有支付给阿富汗当地多家分包商一分钱,总共拖欠了500多万美元的劳务费用。事件被曝光之后,美军的公关负责人辩称,是阿富汗企业未准确填写文件信息,才导致他们没有拿到钱。但纸包不住火,这事越闹越大,美军被迫发布同这两家承包商解除了配合关系,两家公司随后在2012年宣告破产。据《纽约时报》征引驻阿富汗国际援助部队官员的话,这只是本国企业在阿各种守法行动的“冰山一角”,美国承包商 “助长了(阿富汗的)凌乱局势”。

  数据背地本相 纳税人血汗钱成肥肉

  上面提到的都是小苍蝇,固然案件频发,但多为几十万、多少百万美元的“毛毛雨”,真正从阿富汗战争款中捞大钱的,还得数那些能给美国政府施加主要影响的军火巨头。一家美公民间保险政策智库“安全政策改造研讨所”(SPRI),依据美国联邦总务署(GSA)的公然数据,统计出在20年的阿富汗战役中,五雄师火承包商,总共从国会手中拿到了超过2.02万亿美元的资金。而根据SIGAR本人的统计数据,美国政府花在阿富汗的钱,重建经费和军费加起来也才不外9820亿美元,而布朗大学做的一份阿富汗战争支出估量,则有2.26万亿美元。能够说,阿富汗战斗开销对美国而言,就是一笔糊涂账。当然,账越乱,趁火打劫的机遇也就越多。根据《外交政策》的文章,美国刚占据阿富汗时,阿富汗当地警察是长期受苏式练习的,应用的也是苏制跟俄制设备。美国人来到当前,不顾阿富汗的国情,如高文盲率等,强行培训使用美式装备的新平安步队,并引进一些比俄制兵器昂贵、柔嫩的美式装备,当然成果也不言而喻。美国支援阿富汗警察和士兵装备的洽购用度,就这样源源一直流入军火商的腰包里。

  由政府机构、部队和国防承包商,独特形成的政治权势军工结合体,并不满意于交易军火赚钱。根据美国有关部门的勘察,阿富汗山区储藏价值超过1万亿美元的矿产资源。非政府组织“有组织犯法与腐朽报告打算”(OCCRP)的报告显示,美军特种部队从2011年开端,就与阿富汗库纳尔省的军阀一道,非法开采当地资源。该项目后因外界曝光而被迫暂停,但却在阿富汗总统加尼的支持下又静静重启。美国弗吉尼亚州一家有军方背景,名叫SOS国际(SOSi)的企业,其子公司“南方发展”从阿富汗政府手中拿到了库纳尔省的矿石购置权,而该子公司的大股东之一,就是加尼总统的弟弟哈什马特·加尼。这类丑闻常常见诸各种媒体。

  阿富汗走麦城 千金散尽还复来

  《外交政策》一文的结尾,作者仍然在为美国政府找补,宣称是美国对巴基斯坦的绥靖政策,才导致了阿富汗变成“当代伊斯兰可怕组织”的运动基地,因而美国政府要怪,只能怪自己。明面上在斥责美国,实际还是把锅甩给了巴基斯坦。然而,从该文中的事实论据,以及国会审计部分、外部媒体、非政府组织等多方公开报道,人们看到的是一派在占领区肆意妄为的情景。上到军方和大企业,小到士官和有途径的个人,无不想在千疮百孔的阿富汗领土上,用尽各种“正当”与非法手腕,吸食着阿富汗人的财产和美国纳税人的心血钱。正如《纽约时报》报道中,那名国际援助军队官员所言:是美国政府和企业在当地的乱作为,激发了民愤,导致“叛乱”的火苗屡禁不绝。随着美军在阿富汗20年经营的草草结束,数万亿美金的水漂付之东流。这场失败需要从美国本身找起因,而非怪罪于其它因素。惋惜的是,敢于自我批驳和检查的政客,以及能切中关键、有担负的学者,能为政府对外政策纠错的舆论,在当下的美国,堪称百里挑一。而阿富汗也只有真正走上独破自主的途径,才会迎来硝烟散尽的曙光。(央视记者 景肇) 【编纂:王诗尧】


      友情链接:
  • 南京科锐达刀模具厂是一家以剪板机刀片,圆刀片为主的生产厂家。所生产的口罩机剪刀,鼻梁压条切刀,剪板机刀片,剪板机刀具,折弯机模具,圆形刀片,塑料粉碎机刀片,纵剪机刀片等机械刀片经久耐用,产品过硬。